No sense

一个吃瓜群众

【繁星】打飞机(二)

_聆风者:




想起来还谭小飞外套,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了。
小蔡为了这只猫晕头转向,折腾了整七天。洗完澡之后要除虫,除完虫要打疫苗,还要给身上的猫癣上药,买猫粮又是一通挑挑选选。等到小猫终于安顿下来,在猫爬架上打小咕噜的时候,他才注意到了阳台上已经晒干的外套。

“谭小飞。”他手里拿着衣服,抬起头一个甜笑:“谢谢你的外套。”
“其实本来吧,我早就该还你,但是这一星期我…”
谭小飞手里提溜着扫帚,不耐烦的盯着他报备鸡毛蒜皮的小事。
操他妈的。谭小飞心里骂道。
他眼神转到他泛着水光的嘴唇。娱乐圈的小明星他虽然没碰过,但也见过不少,天真的妖艳的,各型各色组起来差不多有一个加强连。
但小蔡和其他什么人都一点儿也不一样。他清纯里带着点傻气,絮絮叨叨说事儿的时候眼皮耷拉下来,睫毛密密地洒下一片阴影。嘴唇嘟着,不知道用没用润唇膏,反正老带着让人欲罢不能的水粉色。但他又那么适合被玷污。抬眼看着你的时候神采奕奕仿若藏着浩瀚星空,酒窝恰到好处的挂在脸上。他要是想征服谁,只需要挤出来一个笑就行了。
别说了,废话真他妈多,我想操的你闭嘴。
谭小飞是这么想的,也确实这么做了。但好歹在那里面呆了两年,也学会了几分克制。因此他既没有当场扒了人家裤子,也没顺从本能咬住他喋喋不休的嘴巴。只是伸出手捂住了小蔡的脸。
小蔡正说的起劲,讲着自己的猫是如何和楼上老阿姨养的鹦鹉玩暗送秋波的小游戏,冷不丁被一只手挡住了大半张脸。
“你干嘛呀…?”他的声音闷闷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谭小飞的眼睛:“我还没说完呢…”
谭小飞啧了一声,低下头把嘴唇送到他耳边:“蔡明骏,你烦死了。”
小蔡咯咯笑着闪过,连连摆手:“你别在我脖子这边吹气,痒死啦!你说什么?”
谭小飞憋的脸色都变了,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他现在不怎么烦蔡明骏了,他烦自己。



要说感情这东西,往往是旁人没自己清楚。但搁在谭小飞和小蔡身上,却不是这么回事儿。谭小飞从小到大就没经历过自己想要的东西得不到的情况。在他眼里,东西只分为我想要和我不想要两类,人也只分为我喜欢和我不喜欢两种。而他的喜欢也并不明晰。对待前女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喜欢。怎么个喜欢法?吃饭飙车混场子的时候带着她,她给人抢了自己找齐兄弟开打。不像是对女朋友,倒像是对着个心爱的玩具。
小蔡倒是比他好点,懂得什么是喜欢。
但他就那么一根筋,现在正缠在做菜上,分不出去什么神。
第一个发现情况不对的是路远。他像个老妈子似的一天到晚操心。白天在后厨惦记着一群奇葩,晚上回家还得惦记未成年和老太太。偶尔抽出点时间关注关注自己的小徒弟,忽然发现他好像还和一勤杂工搞在了一起。
“小蔡,你过来。”路远晃着手里的刀:“你最近…干嘛呢?”
“没干嘛呀师父~”他拖长了声音,歪着头一脸无辜。
“你跟那个,清洁区那个谭什么玩意儿,走挺近啊。”路远恨铁不成钢,总觉得小蔡天生缺心眼,恨不得祈求女娲给他补补。
“我们?小飞哥是我好朋友呀!”小蔡显然十分珍重谭小飞这个“朋友”,把好字咬的特别重。
路远伸出指头指向门:“他?”又戳了戳小蔡的脑袋:“你?”他怒极反笑,眯着眼缓和语气:“他和你,好朋友。好朋友,天天用狼崽子看生肉的眼光瞅你。好朋友,天天眼神儿跟他妈502似的黏在你身上。蔡明骏,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小蔡如遭雷劈,胳膊伸开隔在他和路远中间:“你说什么那师父,我和小飞哥才认识几天呀…再说我们都是男生呢…再说…”
“再说你是个缺心眼儿呢。”路远一把把刀扔进钢架:“开餐了,你今天别干活了,给我蹲墙角反思,反思反思。”
小蔡张了张嘴,又不敢顶,怯怯地站回了墙角,心里是真苦。
“小飞哥他…看什么东西都跟狼崽子看生肉一样啊…他天生就那样。”
小蔡利用自己超发散的思维,从谭小飞的眼神想到他上帝恩赐的鼻梁和双眼,又想到了他187的身高和那两条大长腿。
路远万万没想到,白白浪费了一上午的时间给自己的徒弟做思想教育。结果给他单方面搞成了花痴大会。



小蔡的反省还是没能持续一天,中午刚过没多久,后厨的门就被谭小飞踹开了。
他先往洗菜的水龙头那扫了一眼,没见到人。又气势汹汹的走向冷柜。小蔡赶紧哎了一声叫住了他。
谭小飞抱紧双臂居高临下的审视他,赤裸裸的眼神在他身上来回扫了几圈。
“你干嘛呢?”他眉头紧皱。
“我反思…”他话说到一半又觉得不对,因为自己确实没在反思:“思考人生呢我。”
谭小飞二话不说捏着他的后颈就把人给薅起来了。小蔡比他矮了十厘米,踉跄着就摔在了他怀里。
“你别着急…怎么啦?”他看了看表:“哦,你是不是等我一块儿去吃饭呢?”
谭小飞挑了挑眉:“十二点三十分了,你不饿我都饿死了。”
唉,早说嘛。
小蔡心里舒了一口气,理了理衣服。他还以为谭小飞知道自己师父给他扣同性恋的帽子,寻仇来了呢。
其实两个人一起吃午饭,也就是最近两个星期才开始。小蔡感觉自己就像带着幼儿园小班儿童的一年级学长,一起吃饭都成了一件必须遵守的约定。
“谭小飞真可爱。”小蔡在心里评价。
“这丫儿真让人操心。”谭小飞冷着脸,但又霸道地伸出手揽住了小蔡的肩膀,朝员工食堂走了过去。


【繁星】打飞机(三)

_聆风者:

好久没更新,以后更频繁一点🤐


小蔡长这么大,就怕两件事。
一是自己亲妈哭,二是喝酒。
他的酒量没法儿用言语描述,啤酒装模作样还能混一瓶,白酒红酒一沾就上脸,粉扑扑的像抹了腮红。
但今天不喝不行。
小飞哥让他喝,他不能不喝。
谭小飞的事儿他无意间听师父和经理说过。四九城的纨绔子弟,一朝垮台失势,幸好家里人提前托好了人,才能保下他。
他平常不说,但总是独来独往,谁都看不上的样子。也就小蔡能和他说上几句话。也因为这个,他提一扎啤酒曲着腿坐在楼下花坛的时候,小蔡一个心软就给人请回了家。
“小飞哥,你看,借酒消愁那个…愁更愁。你怎么啦,心情不好也不能喝这么多啊。”
“我心情好着呢。”谭小飞扬起下巴看他:“你陪我喝。”
一扎啤酒往桌上一砸。小蔡也不好触他的逆鳞,打开一罐啜牛奶似的小口喝着。
谭小飞大摇大摆地瘫在他家沙发上:“彭佳禾没在你家啊。”
小蔡“啊?”了一声,又顿了顿:“她为什么要在我家啊。她有自己的家啊。”
谭小飞眉毛恨不得挑到天上去,臭着脸伸出长腿踢了踢他的脚:“我看你搁厨房折腾一下午巧克力蛋糕了,不是给她的?蛋糕都他妈送了,你还不趁热打铁给人带回家办了?”
小蔡张张嘴想反驳他说的不对,又不敢跟醉鬼争辩,怕自己被揍。
他一露出那副任人欺负的表情,谭小飞就更加得寸进尺。他冷哼一声:“你他妈搞过对象没,一天到晚给她做菜,你是想当人男朋友还是想当私厨。”
彭佳禾是路远的女儿,倍儿亲的那种。小蔡能成路远的学徒,一大半都是托她帮忙,所以两个人联系也挺多。他也挺喜欢佳禾。谁不喜欢呢,她那么美,又高,又瘦,还会跳民族舞…
“我问你呢!”谭小飞一脚踹在茶几上,桌上摆的杂志散落一地。小猫被声响惊到,从猫爬架上蹿进了沙发底下。
小蔡被吓得一个激灵缩进沙发里,不明白谭小飞怎么就突然发了脾气。他战战兢兢地放下两条腿,两只手搂住靠枕:“我不想当她男朋友啊。”
谭小飞手上的啤酒啪得一声被磕在了桌子上。
小蔡冷静多了。他也看出来了,谭小飞这人,就是个纸老虎。脾气大翻天,其实根本不敢打自己。
“我是喜欢佳禾呀,她那么好看,还帮我那么多忙。可喜欢她又不一定要和他谈恋爱。小飞哥,你——”他磕磕巴巴了半晌:“你要是喜欢佳禾,你就去追吧!我绝对不打扰你!”
谭小飞看着他的蠢样,一腔怒火烧到了头顶。恨不得当即把他按在沙发上操晕算了。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特别可怜。因为小蔡眼里好看的人太多太多,可他眼里的傻逼只有小蔡一个。
但谭小飞是谁啊,他的字典里没有求而不得这四个字。他阴着脸走到小蔡身边,一只手扶住他的后颈慢慢往怀里摁。
他俩体型悬殊太大,谭小飞一只大手扶着他跟抱小孩儿似的。小蔡晃着脑袋想挣脱却没法动,只能抬眼看他,递了一个茫然的眼神。
“我追彭佳禾?我不追她。”他半蹲下来,视线和小蔡平齐,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右手搂住他:“你别动啊,我抱你起来。”
小蔡吓傻了,还真听了他的话,温顺的趴在他身上,腿还紧紧地扣上他的腰。
谭小飞抱着他,腾出一只手来拿起了剩下的半瓶啤酒一饮而尽。然后低头找到小蔡的嘴巴,咬上他的唇渡进去了一口酒。
“咳…咳咳……你疯啦?”小蔡气得眼角发红,不敢置信地盯住他,伸出手就是一巴掌。
“下手挺狠啊……你别动。”谭小飞卡着他,脚步一点没动往厨房走去。他腿长,几步路走到开放式橱柜旁,把小蔡按上了洗碗台。
“谭小飞你!你有病!你别撒酒疯,我真生气了!”
谭小飞听着他底气不足的喊声笑了,伸出手就掀起了他的套头毛衣,低头审视着他的腰线。
“你滚…你…你神经病,你…你小鸡嘴!丑八怪!”小蔡被挤在后墙和他中间一动也不能动。毛衣被他慢慢推到乳头底下,皮肤被冻得异常敏感。
谭小飞最讨厌别人骂他丑,本来还算缓慢的动作也凌厉起来:“我滚?蔡明骏,我认识你时间也不短了。明白告诉你,我他妈第一面见你就想操你。你不知道?”
“发什么呆啊。”他伸出手指掐了把小蔡肉嘟嘟的脸颊:“我不想搞彭佳禾,我想搞你。”
小蔡给气的晕乎乎的,颤巍巍地伸出手指,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谭小飞沾了酒以后戾气较往常更重,此刻把小蔡逼到料理台的角落,歪着头死盯着他,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小…”小蔡忽闪着睫毛开口,刚想叫小飞哥,又立马改口道:“谭小飞,你可不能这样。”
谭小飞并起两根指头划拉着他细嫩的皮肉,无所谓地晃晃头:“不能怎样?”
“你不能,不能对我动手动脚的。”他一个百家讲坛马上开始,废话篓子即将打开的表情递给谭小飞。后者反射性的想捂耳朵。
“亲亲抱抱摸摸…都是情侣才会做的事情,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当然,也不是说咱俩互相喜欢就能立刻亲亲抱抱摸摸,即使咱俩互相喜欢,也要等一等。更何况我是个男人,你,你也是个男人。嗯…这样总是不太合适的。”
谭小飞锋利的眉毛拧在一起,因酒精作用略显迟缓的大脑僵硬运作。竟然真的被小蔡说服了。
他单手抗起小蔡回到沙发上,面无表情的拎起几瓶没喝完的啤酒就要走。小蔡气劲儿散了又开始担心他回家不安全,趿拉着拖鞋小步跟着送他到门口。
“有件事,你没说对。”谭小飞弯下腰,借着楼梯道昏黄的灯光,甚至能看清小蔡根根分明的睫毛:“我喜欢你。”

【繁星】打飞机(五)

_聆风者:




人人都爱说小蔡傻。
小蔡真傻吗?
谭小飞屈着长腿窝在西餐厅休息室的沙发里。小蔡枕在他怀里迷迷糊糊地睡着,睫毛忽闪忽闪。中午的天有点热,他睡得不是很安稳。
这世界上,觉得小蔡不傻的人,谭小飞不算唯一一个,但肯定是最真情实感的一个。
他发愁怎么跟小蔡找借口溜北京,思来想去浪费了小半个月都没决定。一是怕谎话出来就要用另一个谎圆, 二是他追小蔡正追的浓情蜜意,乍一分开还真受不了。
可北京不能不去。
他早年飙车的时候,认识不少酒肉朋友。多数都在他父亲失势后断了联系。但还留着关系的也有那么几个。阿彪算是其中之一,还去监狱里看过他几次,托人递了点烟酒。
上周末的时候,阿彪忽然给他来了电话,说自己要结婚,希望谭小飞捧个人场。
朋友把话撂了出来,他不会让人掉面儿。可怎么告诉小蔡呢?
我要去北京见个朋友。
什么朋友?飙车的朋友?一起泡吧玩女人的朋友?正事不干吃喝嫖赌的朋友?
他好不容易把自己在小蔡脑海里的形象洗白一点,真是不敢再提起过去了。


这么想着,不由得就有点烦躁,谭小飞轻轻动了动已经给压麻的腿。小蔡本来就睡得浅,顺着他的动静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哼唧了几声。
谭小飞被他萌得七荤八素,矮下头用鼻尖碰了碰他的头发。

“哎呀…又睡太久啦…”小蔡眨巴眼睛,眼神还有点放空。
“再睡会呗。”谭小飞把委屈了一个多小时的长腿规矩放好,伸出手臂揽着他:“我有点事想告诉你。”
刚睡醒的人会比平时迟钝点,刚睡醒的小蔡比平时迟钝特别多。谭小飞开口说出他刚刚想出来的谎话:“我这两天,有点事要去北京一趟。换换证件。”
“哦。”小蔡也不问是什么证件,脑袋小幅度晃着,活动着睡得僵硬的脖子。小小的手掌从毛衣下伸出来,握成拳锤了锤谭小飞的大腿:“小飞哥…你腿麻不麻呀,我这么重。”
谭小飞:“……”
我腿不麻,我心麻了。


北京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干,雾霾不算重,但天还是灰蒙蒙的。
谭小飞背着包下了飞机,出关的那一刻,看见汹涌的人流,有种恍如隔世的陌生感。
从那里出来,就被江浩坤开私人飞机直接接到了上海,到了餐厅之后,又认识了小蔡。
好像他的生活中,真实的,浮躁的,令人难以忍受的那面,都已经被隔离开来。
人潮汹涌,检票口排起长队,他个儿是高,但还是被挤的东倒西歪。好不容易走到地铁口,已经过了二十分钟。
就在这二十分钟里,他想了特别多。都是关于他以前从不会想的,和“将来”有关的日子。那包含着柴米油盐的,平淡或许又有点无聊的生活。因为有了小蔡,都显出熠熠生辉的光芒。让人想伸手触及而不怕被灼伤。
谭小飞虽然纨绔,但该学的东西一样没少学。第一次坐地铁也像模像样的。小蔡闲着无聊就爱给他讲笑话,说他第一次坐地铁,不知道单程票只能插,刷了一把就想过去。
“结果………哈哈哈哈哈哈,被扯着蛋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软不拉几的汽水音儿搁谭小飞脑海里蹦哒。
这已经是谭小飞离开上海之后数不清第几次想起他了。
“哥!别走了别走了您!”
谭小飞背包甩肩上,转过头就看见了站外招手的阿彪。
“我这儿打你电话老不通,就想着你可能是下来了。”阿彪爷们儿地碰了碰他的肩膀:“飞哥,欢迎回家。”
谭小飞笑了笑:“手机忘记开机了,麻烦你找。”
“啧,这有什么麻烦的。”阿彪挠挠后脑勺:“哥你这么高,我一看就认出来了。就是发型变了,但也好认。”

谭小飞坐着阿彪的车直接去了他家。他在北京的一切,短短两年时间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不单是车厂。还有他曾经的住处,和在旧市场上淘的小李飞刀漫画书。
阿彪家底不薄,婚前住的还是近三环的一套别墅。看到地下车库那一排改装车,谭小飞也没动什么心思,只是平淡的走了过去。
倒是阿彪跟在他身后,打量着他的脸色:“哥…你现在在上海,干些什么呢?”
“餐厅打工。”他平静地回答。
阿彪皱了皱眉,到底是没好意思说什么。把他引到了安置好的房间:“床品我都让人换过新的了。哥你好好休息,明儿早我再叫你。”然后心事重重地走了出去。
谭小飞知道他想些什么,搁两年前。他也不把餐厅服务生当人看。
可现在的他到底跟以前不一样了。大概是终于明白什么是活着吧。
不一定要把车速飙到两百八,一个不慎弯道碰撞,离死亡最近的时候,才能感觉自己活着。
身边有一个人,你和他在一起,盼望着明天。明天会更好,明天还有他。这也是活着。


铃声响起,谭小飞拿起手机,轻轻“喂”了一声。
“小飞哥!”那头是小蔡兴高采烈的声音:“你到北京了吧?要戴口罩呀,北京雾霾好严重的!”
“我到啦。”谭小飞看着天花板:“戴了口罩。”
他紧接着问了一句:“妮妮好嘛?”
“妮妮很好呀。”小蔡尾音拉长:“我在给她梳毛。”
“嗯…餐厅还好嘛?陆主厨,这几天又不是有教你做新菜么?”
“有!有两道!那个酥皮海鲜浓汤,我做的特别棒,火候也好。”
“小高他们还好吗?有欺负你吗?”
“没有没有,小高今天还带女朋友来餐厅啦,个子居然有一米七七!虽然我对外都说我一米七八…但是净身高只有一米七六…和那姐姐站一起要矮好多呢。”
谭小飞在床上翻了个身:“家里…怎么样?我看天气预报说上海下雨。”
“只是下小雨——小飞哥,干嘛问问这个问问那个呀,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想我啦?”
“是。”他揉了两下心脏,那里烫烫的,蕴着爱一个人的热量:“我想你了。”

现在的谭小飞,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自己活着。

【繁星】打飞机(六)

_聆风者:

完结前倒数第二章(如果我不拖延的话)。明天白天应该还有最后一更。希望能在七夕完结吧。深夜总会情感释放过量,很想聊天,但是没有理由能用自己的烦恼打扰别人的好眠。
飞蔡的故事快要讲完,讲的不好,笔力也不够,但是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故事。退一万步说,有点自恋,我的每一篇文,都有很大缺点,很多不足。但是我都很喜欢,很珍惜。
如果能让阅读的你们感动或者开心,那就太好了。




谭小飞在北京没打算待多久。婚宴当天晚上的机票,来的时候就订好了。
阿彪的结婚对象他也见过,北京一地产公司老总的女儿。人长的一般,但性格温柔。是个能好好过日子的女孩。敬酒的时候跟着阿彪,轻轻拉着他的衣袖不让他喝太多。
谭小飞刚出来没多久,为避免引人注意,被阿彪安排在大厅角落的一桌。敬酒快要结束时才来到这里。阿彪已经有些喝高了,新娘子脸上也带着微微的酡红。但他还是执意添满一杯酒举了杯:“飞哥…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咱干了。”
谭小飞拍了拍他的肩,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阿彪又让新娘子倒了一杯:“哥,添酒…添福。你罩我这几年的恩情——我一天也不敢忘!人有,人有旦夕祸福……但在我这儿,你永远都是我哥!北京有我在,就永远是你的家!”
新娘子抚着他的背,不好意思地朝谭小飞笑了笑:“阿彪他喝醉了,就是爱激动,您别介意啊。”
谭小飞知道新娘子是本分人,并不想和自己牵扯上什么关系,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她敬下一桌。

桌上的其他人都带着打量的目光偷偷看他。谭小飞放下没怎么动过的筷子,绕开人群离开了酒店。
走之前,他把红包放在了大堂的登记处。宾客留言的地方,没写姓名。只写了四个字,幸福平安。

北京的天入秋之后黑得早,走出酒店大门时街道已经昏暗起来。打车区在地下一层,他不紧不慢地走着,忽然被背后的声音叫住了。

“飞哥。”

谭小飞转过身,面无表情。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嘛。”那人手指圈着一串车钥匙,不耐烦地晃着:“我还以为你要在里面住个十几二十年,没想到谭先生死也不忘给你挖条后路,真有意思。”
谭小飞认出了他。大概三五年前,他求了手下人打通关系见了谭小飞一面,想借着谭小飞父亲的庇护走白粉生意。被他直接叫人扔了出去。
“你……”谭小飞想了想他的名字:“周公子。想叙旧也别在这儿。闹砸了喜事可不算体面。”

周泽乐得到他的地盘去随意整治谭小飞。打了个电话叫司机来,载着谭小飞去了私人会所。
今时不如往日,没了父亲的谭小飞在他周泽面前连个狗屁都算不上。他若真想弄死谭小飞,也如同碾死一只蝼蚁一般简单。可这样实在没什么乐趣。

谭小飞跟着他走进包厢,依旧一语不发。周泽被他无所谓的神情惹出一番火,反而笑得更厉害。

“飞哥,你能安然无恙的从首监出来,是你爹的本事。能顺顺利利在上海活着,是江总的本事。今天你把这三杯酒喝了。”他招来侍应生,把托盘放到桌子上,上面是三杯颜色各异的鸡尾酒。
“这是你谭小飞自己的本事。从今以后,咱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你要想跟着我干,四九城里三环十二少的头衔还在你头上顶着,钱,权,女人。没有你拿不到的。”

他走下三滥的路子捞钱,酒里有什么自然可想而知。谭小飞伸手把托盘推到周泽面前:“我没什么本事,周公子,但也不全是个窝囊废。早三年我不会掺和你这一码,现在也不会。我来了你的场子,就是你的客人。一杯这个换十杯没开封的酒,红白你定。喝完我们一拍两散。”

周泽还想开口说些什么,谭小飞的电话突然响了。
电话那头是小蔡瓮声瓮气的撒娇:“谭小飞,你在北京哪儿啊。我不认路!”
他迅速从沙发上站起,眉头紧皱呵斥了一声:“你来北京了?”
“……你凶什么呀!”小蔡委屈极了:“我刚刚下飞机——我来找你还不行!佳禾说得对!你就是来北京偷偷做坏事,还瞒着我,还——”
“你听话。”他深吸一口气:“在机场找个酒店住一夜,算我求你了蔡明骏,哪都别去。”

周泽起身绕到他身后,饶有兴味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朋友来了?何必麻烦他再找酒店呢。一起接过来就是了。”




“……”小蔡眨巴眨巴眼睛,睫毛被吓得颤颤的:“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耽误你谈事情了?”
谭小飞和他坐在后座,冷着一张脸:“你跟彭佳禾那个神经病瞎鼓捣什么,这是你该来的地方?”
“你才是神经病!你比彭佳禾神经病多了!”小蔡坚决拥护偶像,一时也忘了被陌生人带往异地的恐惧:“我不该来,你就该来?佳禾说的就是对,我太傻了,太放心你了,谈恋爱需要随时保持警惕。你,你换证件,早不换晚不换,非要在这个时候换,近不换远不换,非要来北京换,谁知道你是不是做坏事?”
他越说越生气,直接用手肘狠狠撞了下谭小飞的小腹。
谭小飞被他打了,却也不生气,只是扬起嘴角看着他。
“你傻啊你…笑什么呀…”小蔡凑过去盯着他的脸。
他自己都不知道,谈恋爱三个字从他嘴巴里无意识漏了出来。
“蔡明骏。”谭小飞凑到他耳朵边,若有若无地亲了下他的耳垂:“我以前,做过很多坏事。我会慢慢,一件一件告诉你。今天晚上,我会做最后一件。我向你保证,言出必践。”
小蔡啊了一声:“我都来了,你还要做?”
“跟过去做个了断。”他抓起小蔡的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谢谢你来北京找我。这件事之后,谭小飞就完全属于你了。”

带着他从童年就失去的爱和信任,梦想与希望一起,完完全全的,属于蔡明骏。
只属于你一个人。

【繁星】打飞机(七)(完结篇)

_聆风者:




五年后

“彭佳禾!”小蔡盘着脚坐在沙发上,对着话筒大喊:“你!你能不能讲点道理!baby才去你那儿几天?又给送过来了?”

他怀里抱着个混血宝宝,大眼睛滴溜溜转着的机灵样子像极了彭佳禾。
小孩儿听不得大声,嘴唇一包,眉头一皱就要哭出来。小蔡也顾不得继续和彭佳禾较劲,直接挂了电话。嘴里哼着温柔的小调慢悠悠地晃着他。

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他把孩子竖着抱起,哒哒哒跑到了玄关。

谭小飞一开门就看到了咬着手指的孩子和光脚的小蔡,一时不知道该气哪个。站在门口停了一会儿,一句话也不说。

小蔡拉了拉他的袖子:“行啦小飞哥…你别生气啦,佳禾她就是把宝宝放咱们这儿寄存两天,就两天——”

谭小飞蹲下身子,从玄关拎出来一双拖鞋:“穿上。”


谭小飞和小蔡从北京回来后没多久,陆远和江莱就结婚了。两人考虑很多,最后选择留在了上海,把在美国买下的餐厅卖给了谭小飞。他做经理,小蔡做主厨,倒也有模有样。小蔡跟着陆远学厨。师父不藏私,他自己也努力。很有大厨风范。餐厅开业不到一年就打出了名气,两个人也算在美国稳住了脚跟。

彭佳禾满十八岁后不久也回了美国,认识了个自由摄影师。跟着他全世界采风,兼职办着巡回摄影展。没跑多久就成了人家的媳妇。

两个人结婚之后没多久,就有了宝宝,可孩子还小,总不能跟着爸妈整天打飞的。彭佳禾用她那缺根筋的脑瓜儿想了半晌,把孩子扔给了小蔡。



“小飞哥…”小蔡靠着厨房看谭小飞忙活。他挺怕谭小飞冷着脸,抱着小孩儿装委屈:“宝宝这么可爱!Daddy看看他啦!”
谭小飞长腿笔直,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手上动作却细致,煮着小孩儿的奶瓶。
小蔡想起当年臭着脸给妮妮洗澡的飞机头社会青年——谭小飞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Daddy!”挤出细细的奶音,小蔡捂住半张脸,又忽的放开,还自己配了“比格布!”的音效。
谭小飞咬牙切齿的拿起沏好的奶粉走到他身边,低下头咬住了他的嘴唇。
“爸爸是随便乱叫的吗?”他把奶粉挤到手上试了试温度,接过宝宝一边喂奶一边瞪小蔡:“今天晚上,给他裹好尿不湿放到隔壁去,不准再和我们一个房间睡!”

小蔡被他宠的有恃无恐,敷衍了一句,趿拉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跑到冰箱前拿出一块黑森林蛋糕。
“当当当当~~~”他举到谭小飞面前:“魅力超群的chef Cai,今天又收到隔壁妹妹的礼物啦!”
谭小飞翻了个白眼:“上次我把你那个白人二厨追求者打进医院的事情不是已经传遍这个区了么?怎么还有人前仆后继要做炮灰。”
小蔡跳上沙发,往他怀里蹭:“其实不是追求我的妹妹啦!她明里暗里跟我打听你,还叫你kris哥哥。切…挺洋气的还。”
“然后呢?你宣誓主权了么?”谭小飞到底体格比他大,左手抱着个孩子,右手还能把他整个人带进怀里,顺便亲了一口。
小蔡耳尖红红,和谭小飞交换了个湿答答的吻:“当然啦,我给她讲了…我英雄救美的故事。我,英雄,救你!她听说我从上海,飞了两个小时到北京去把你解救回来,羡慕的不得了。最后决定做我——”他拉长尾音:“和你——两个人的粉丝啦。她还想跟我学做菜呢,说以后要做世界上最厉害的主厨。”


那一晚在北京,谭小飞到底还是回到包厢,喝了三十杯酒。只是喝到一半就受不了劲头,踉踉跄跄快要倒下。小蔡平时乖巧,却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跳出来指着周泽的鼻子质问:“你敢这么动我男朋友?你知道我姓什么?”

后来有很多次,提起来这件事。谭小飞还是会感叹。小蔡就像他命定的幸运,每次到来总会给他带来转机。

周泽公职的顶头上司,刚从地方回调中央,恰好姓蔡。




宝宝喝够了奶,也不再啃手指。小孩子长得快,除了吃就是睡。他合上眼睛,呼吸逐渐平缓。谭小飞给裹上小毯子,轻轻放进了摇篮。然后跨过茶几回到沙发上,抱住了小蔡:“那你告诉她,让她趁早打消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主厨这念头。”
小蔡把手放进谭小飞掌心,第无数次惊叹了一下他的手真大,随口回到:“怎么啦,要说世界上最好的主厨是我?不要拍马屁啦谭先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谭小飞双手捧起他的脸,珍而重之地落下一个吻:“我不说假话的。你又白又美。直爽又可爱。你很小心,但很勇敢。你会三十种方法烹饪澳洲龙虾,也会觉得土豆很漂亮。我的小艺术家,你就是我见过最好的主厨。”

美国西海岸温和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小蔡身上。
他看着谭小飞,傻傻的笑着,单纯又坚定。眼睛亮闪闪的,写满了爱。

他们对彼此来说,都是世界上最好的。
最好的蔡明骏和最好的谭小飞。


刚到美国的那天,他们一起去社区领了结婚证。神父带着和蔼的微笑,庄严地用英文宣读了誓词。
那言语冗长,又是异国语言。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但誓词结束,却又异口同声说了:“Yes,I do.”
多美好的誓言,都不如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和对方一起生活。






打飞机一共七章,到现在就正式完结啦。昨晚更完文四点才睡着,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早上起来头很痛( ̄~ ̄)。我算是个非常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大家的每一个反馈,评论,甚至微不足道的每一个喜欢,我都很认真的点开。能因为繁星,红兴,或者我笔下的其他CP,其他人看到我,认识我。对于我来说是件很幸福的事情。这篇飞蔡完结后。
下一个坑开什么还未知。但是,还是会一直写下去。勋兴的美人鱼其实已经完结了,但是由于某种原因,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删掉了。等到有机会和大家见面的那天,我会把它重新变成文字。

今年五月,为了一个人开了lof,收获的比我想的更多。现在我要带上眼罩睡个回笼觉了。

大家午安,感恩看完我这么长的废话,感恩大家的评论,我起床之后会认真回复的。

ↂ⃙⃙⃚⃛_ↂ⃙⃙⃚⃛笔芯。

【灿兴】我的狂野情人(上)

行行里:

*两千粉点梗


*变态金主攻×十八线小明星受


*极度ooc,未成年不许看




粗口预警,黄暴预警,下流预警




=========tbc=========

【灿兴】我的狂野情人(下)

行行里:

*两千粉点梗


*变态金主攻×十八线小明星受


*极度ooc,未成年不许看


*夹带私货




粗口、黄暴、下流、三观不正预警,注意避雷




========Fin========




真的是社情到自我唾弃了,不过金主本来就是变态,大家看看就好。


别上升啊。

【灿兴】姐姐(短/完)

行行里:

*单性转,注意避雷


*单性转,注意避雷


*未成年不许看


*未成年不许看


*不上升蒸煮,ooc








走这里,看前请三思






=========fin============






这是我两千粉点梗备选梗里面那个单性转,最近泥塑魂大爆发,又捡起来写了。看完了别打人,打人别打脸。


再说一遍,我说了未成年别看,小读者们要听话哦。